中国包装联合会钢桶专业委员会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商贸信息 图书库 公司库 行业资讯 展会服务 招聘求职 网站服务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注册
会员服务
首 页  
行业新闻 | 工艺技术 | 市场信息 | 标准法规 | 网上教程 | 资料查询 | 网上书店 |企业动态
·设备工装 ·原辅材料 ·业余园地 ·管理文摘 ·展会信息 ·供求信息 ·人才信息 ·企业站点 ·下载中心 ·钢桶杂志 ·专著选登
行业新闻:我们聚集国内外钢桶包装行业相关的新闻资料,让您足不出户了解行业大事,掌握发展方向。
  首页-行业新闻-钢桶修复及再利用前景钢桶修复及再利用前景-中国钢桶包装网  

 
 

钢桶修复及再利用前景

美国钢桶协会 文森特·J·勃那诺

二十多年前,我就开始参加了许多有关钢桶制造和重复使用方面的国际会议。第一次是1970年在纽约一家餐厅里和一日本钢桶修复商代表团;然后是在洛杉矶的一次大型会议,后来又在摩洛哥、京都、耶路撒冷、伦敦、巴黎、日内瓦、荷兰、比利时参加了一些较小型的会议,其中,多数都是讨论有关国际规则。

几乎每次来欧洲处理有关容器的业务,我都要在意大利呆几天。实际上,我已经使我的妻子相信,去东方的京都在这里停一下是自然的。每当我来到这里,我就从容器业的本行转到业余历史学家和旅行家的副业。总有让人看不够的奇迹。几年前,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化研究报告说,一半以上的世界艺术杰作都荟萃于阿尔卑斯山南麓这个伟大的半岛上。我知道,对意大利来说,遇到象我一样善感的外国人赞叹意国象一座博物馆,已经感到厌倦了。尽管在全世界工业文明国家中,意大利居于前5-6名之列,但是意国商人们仍然面临各种规章制度问题,劳动力教育不充足,政府乏力,环保问题,市场地位下降,产品竞争等诸多问题。不仅在我们的商务活动中,而且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无涉于这些困难的现实。不管怎样,我们来到意大利是为了从过去得到安慰,而不是我们浪漫地认为过去一定比现在好。或许’这些人类文明的美好遗迹会给我们以抚慰和鼓励。

在告别欣慰的过去以前,我想告诉你们一个意大利古代商业活动的遗迹,是关于我们容器行业和与其有关问题的。从这里向南行3小时,在罗马的一个不重要,不漂亮,是值得注意的景点。在这个城市的西南方向的泰伯河边上,+有一座陡峭的小山叫“蒙特·苔丝塔西奥”。它不是“艾文亭”(Aventine)、“派拉亭”(Palatiue)、“卡彼多林”(Capitoline)等7座充满神秘与联想的小山中的一座。不是,“蒙特·苔丝塔西奥”(Monte Testaccio)峭立于罗马城边,就象上帝没有顾得上创造它一样。“蒙特·苔丝塔西奥”除了一大堆150英尺高的瓶瓶罐罐陶土碎片耸入云天外,其他什么也没有。它是世界上最早,历史最悠久的空容器堆放场。考古学家翻遍了这里,发现除了大约2000年前留下的这一堆碎罐子外,什么也没有。并且,考古学家确切地知道它们的产地,因为其中大多数来自西班牙,并且罐身上有原产地、生产日期和装运期的标记。

从“蒙特·苔丝塔西奥”我们能看到什么呢?它为什么会在那儿?谁是它的主人?原来,滨临泰伯河的“蒙特·苔丝塔西奥”曾经是罗马帝国从各处运来物品的卸货港。在遥远的省份将油、啤酒和草药装进这些叫“安法罗”的有细长颈和两耳的罐子里,运到这里来。

最初在西班牙、西西里、葡萄牙和意大利其他一些港口分装,通过海运运到首都。这一点,我们是从地中海沿岸发现的一些古代失事海船中知道的。船中到处都用“安法罗”来运货物。由此我们可以猜测什么呢?罗马象许多大帝国的首都一样,本身生产的很少,而消费却很多。象罗马、华盛顿、巴黎这样的大都市要消费食品、酒和一切最好的东西。在罗马卸下从帝国各处运来装在“安法罗”里的货物。或在这里将这些大罐子里的内容物分装到较小的容器中去,使得餐馆和私人消费者感到方便。由于罗马本身不生产什么东西,这些包装就没有重复使用的市场,只好打碎了堆放在一起。不过,也可能是贪婪的“安法罗”制造商们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在第一次使用后不得再次填装或修复。谁知道呢?也许“安法罗”的尺寸和形状差别太大,没有人能因经营它们而获利,因为它们不标准,无法简单地重新填充,也难于移动、运输、清洁和销售。

我们所知道的,只是上述这些原因或其中某几种。它们被打碎扔在这里,最终堆成了一座小山。尽管我们可以设想从陶土制成这些“安法罗”费了许多工夫, 我们还应该想到边远地区送油的货主们不得不造新的“安法罗”,并且他的油或酒的价格已经包括了坛子的钱在内。因为经过长途旅行来到罗马,实在没办法清洁这些坛子,再把这些空坛子运回去。我们很奇怪在罗马,为什么没有5个、7个或更多“蒙特,苔丝塔西奥”?包装的方式发生了变化。这种包装的循环周期或价值链的某一点上发生了变化。或者是罗马停止了购买,或者是“安法罗”找到了一个重复使用的市场,或者某些更大的包装取代了它们。实际上,从海难事故的遗弃中确实发现了一种大容积的容器,并且确实取代了“安法罗”。我曾经见过它们的照片。

让我们回到二千年后的今天。在美国,我确信在这里也一样,存在着另一个意义上的现代“蒙特·苔丝塔西奥”。现代的“蒙特·苔丝塔西奥”不是风景如画的碎坛片山,而可能是在工厂或地下堆放处内堆积如山的钢桶,或仅仅是小批量的无法安全收集的容器。

下面,我将对空桶的处理发表一些看法。尽管我只是一个来自乡下的美国人,但我对这个问题确实有一定了解。我干钢桶修复已有25年了。在此期间,我们公司修复后售出或清理出准备做粉碎处理的钢桶超过1000万只。现在我们每年的处理量约是70万只。尽管我们是在美国的东北部工作,但是我们学到的有些东西也适用于全世界的制桶商,空桶商、罐装商和修复商。从近两年来修复业的迅速发展中我们也能汲取一些教训。

事实说明:近20-30年来,在世界上各类包装都发生巨大变化的情况下,55加仑钢桶除了凸边和厚度有所变化外一直保持原样。自1967年我25岁时开始经营此道。再早25年,即1942年的钢桶商就已经经营着设计与尺寸都与1992年一样的桶了。唯一的区别只是厚度。这并非迟钝或愚笨。这种没计稳定性的主要原因是市场对钢桶的需求是稳定的,至少在美国是这样。这种稳定性来自于钢桶的规范,标准和使用材料的单一性,以及它有一个清洗后再使用的二级市场。当钢桶的制造商和灌装厂因为空罐商和修复商距离遥远而不考虑它们时,设计就变得灵活多样而寓于变化,较少考虑统一性。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欧洲的一些大化学公司50%以上的产品,有些国家甚至80%的产品出口。制桶商们只是考虑初次灌装厂。他们比美国的制桶商们较少考虑给空桶商带来的运输和放置不便。对欧洲钢桶出口商来说,灌装厂就是最终用户了。当欧共体的化工和石化业灌装厂逐步以内销为主时,他们就更多地接触了空桶商的现实和困难,以及修复商统一化、标准化的要求,以便于空桶的及时回收并赋予其商业价值。事实上,只有空桶商才真正关心他收到的桶是新的还是修复的。在美国尤其如此。

一家美国著名制桶公司创造了一个好听的名词, “钢桶消失”和“钢桶重现”。随着全球环境意识的加强,这正成为人们期望的结果。对于钢桶,人们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它消失在空气中,或者它不消失而仅仅是看不见,摸不着,没有那些承担责任或指责的特征。

过去,具有不同规格,不同灌装方式和放置方法,不被接受。、但便于周转的小口径容器在修复厂分别堆放。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叫“蒙特·苔丝塔西奥”,以做进一步处理。今天,桶的,“蒙特·苔丝塔西奥”在政治和社会学上已经不能为进步的和有实力的修复们所接受了。在污染地区,所有钢桶都要按商照通用方式处理。当它们没有重复使用价值时,按通用方式处理就意味着不但没有转售价值,还要为处理它而破费。

使容器的破坏与修复一样高效而低修复费是一个挑战。全球的许多废旧容器处理厂都面临这个挑战。

美国的修复商们正在将他们每天收到的旧桶破坏掉。其比例越来越大,只有少部分旧桶再投入使用。这也许可以给某些制桶商一个暂时的安慰。向这个方向发展是一个有害的倾向。修复商们毁坏的桶越多,他们付给空桶商的就越少,空桶商的市场价值就越低。实际上就增加了使用桶的成本。同时,修复商们也要用修复桶的收益支付毁坏桶的环境保护费用。如果他们毁坏所有的桶,他们将无法偿付这笔费用。对于这么小的收益来说,他们的经营在资金、能源和人力上太密集了。当空容器中有合理的比例付诸重复用,钢桶再生的成本就可降低。当我们都很清楚行情并赖以为生时,从中追求显著的收益是很困难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面提高质量要求的趋势下,对产品包装的要求也随之提高了。这使得本身有内在缺陷的修复桶更难于保留其市场地位。修复桶是不可能达到新桶的质量水平的。对于修复桶这一行来说,统计过程,控制技术和IS0-9000的要求都是障碍,甚至可能成为修复商最终无法逾越的门槛。这些都是对空桶修复后市场的负影响。

观察某些有政府津贴的家用包装改进计划的失败是有趣的。循环使用的“幻想主义者”认为循环使用的要害在于包装材料的易于破坏性,以便重新制成一个新产品,我们能够告诉他们的是,材料的有用性只是包装循环过程中最简单的一个环节。困难的是在包装价值链中提供好的经济效益以便使这些空容器值得回收,值得花钱购置生产设备,并且由于它的统一标准化,易于搬运和加工。这不仅仅是使用材料的统一,还涉及到因构造和设计的统一使其便于传输和搬运。政府倡导的循环使用,至少在美国处于危机之中。人人都在各说各理。 “蒙特·苔丝塔西奥”又回来了。

我们没有魅力的,疲倦的,古老的55加仑桶在没有政府津贴的情况下经营着,并给使用它的国家节约了财富。它规格合理,设计通用,材料简单,且便于回收、运输、重复使用和拆毁。它制造简单,易于破坏和重复使用。由于原材料通用,在全世界都可以找到,.并制成新桶。旧桶拆毁后也有一个全球性的二级市场。由于它的标准化,有一些全球通用的自动或半自动系统可传输空桶。

做为结束语,请允许我对我们这个行当做个评论。对一个钢桶修复企业的管理,实际上就是对一个环境保护公司的管理。说老实话,我们在新英格兰容器公司的经营活动有一多半的时间是在处理有关州与联邦法律,雇员安全和其他许多有关环境的问题,包括使提供我们原料的空桶商符合有关要求。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我们卑微的产品和服务安全可靠。,但环境服务却不是卑微的,它是复杂而必需的。

今天,符合环境保护潮流的困难,在于它已经达到了一种宗教式的狂热。多年以前,我们欢迎这个潮流是因为它提供了一个商业机会。那时它是一个运动,而不是宗教。这个宗教比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发展都快。和一切宗教一祥,雀追求行为完美的教规方面,教堂也做这些事。然而,忏悔和苦修使人可能与罪恶无涉,最终的惩罚也只是在死后执行。在环境教中,—如果你忏悔,你就得进监狱。当然,尽管如此,绿色运动对制桶业还是有益的,它带来了一个顺应时代的新观念。

 

本站部分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该企业负责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中国钢桶包装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付款方式 | 使用帮助 中国钢桶包装网 版权所有
中国包装联合会钢桶专业委员会 主办
mailto:winlyons@chinadrum.net
【陇ICP备0500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