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联合会钢桶专业委员会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商贸信息 图书库 公司库 行业资讯 展会服务 招聘求职 网站服务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注册
会员服务
首 页  
行业新闻 | 工艺技术 | 市场信息 | 标准法规 | 网上教程 | 资料查询 | 网上书店 | 企业动态
·设备工装 ·原辅材料 ·业余园地 ·管理文摘 ·展会信息 ·供求信息 ·人才信息 ·企业站点 ·下载中心 ·钢桶杂志 ·专著选登
资料查询:提供国内外与钢桶包装相关的资料,包括行业经典、企业名录、报刊杂志、资料下载等等资料。
  首页-业余园地-滔滔系列之——粉绿女郎秦淮八艳滔滔系列之——粉绿女郎秦淮八艳(刘滔滔)-中国钢桶包装网  

 
 

滔滔系列之——粉绿女郎《秦淮八艳》

刘滔滔

秦淮八艳,又称“金陵八艳”,指明末清初在南京秦淮河畔留下凄婉爱情故事的八位才艺名妓。她们是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寇白门、卞玉京、李香君、董小宛。

七绝·总兵欲壑在江山

——陈圆圆

冲冠一怒为红颜,一曲圆圆万口传。

明季清初纷逐鹿,总兵欲壑在江山!

注:

(1)清·吴伟业《圆圆曲》有“冲冠一怒为红颜”句。

(2)吴三桂,明崇祯时为辽东总兵,封平西伯,镇守山海关。

七绝·横眉血溅桃花扇    

——李香君

横眉血溅桃花扇,弱女凛然冰玉贞。

名士彬彬藏媚骨,香魂岂恤意中人!

七绝·男装儒服结清流

——柳如是

才气秦淮占上游,男装儒服结清流,

可怜夫子水嫌冷,蒙垢终留后日羞。 

注:

(1)柳如是才气过人,称秦淮八艳之首。

(2)明崇祯五年壬申(公元1632年)柳如是流落松江,自号“影怜”,表浊世自怜意。在松江常着儒服男装,与复社、几社、东林党人交往,纵谈时势、和诗唱歌。

(3)明崇祯十四年(1641年),东林领袖、常熟钱谦益与柳如是结缡,居绛云楼,读书论诗相对甚欢,传为一时佳话。明亡,柳劝钱与其一起投水殉国,钱沉思无语,最后走下水池试了一下水,说:“水太冷,不能下”。柳“奋身欲沉池水中”,却给钱硬托住了。钱降清后遭忌被逐回乡,郁郁而死。钱氏家族乘机逼索柳如是,柳投缳自尽,得年仅四十又六。  

 

七绝·相望嘤鸣难比翼

——马湘兰

兰心蕙质秦淮女,苦恋书生三十年。

相望嘤鸣难比翼,依然斜雨又风寒。 

注:

(1)马湘兰生长于南京,自幼不幸沦落风尘,但她为人旷达,常挥金以济少年。她的居处为秦淮胜处,慕名求访者甚多,与江南才子王稚登交谊甚笃,她给王稚登的书信收藏在《历代名媛书简》中。在王稚登70大寿时,马氏集资买船载歌妓数十人,前往苏州置酒祝寿,“宴饮累月,歌舞达旦”,归后一病不起,最后强撑沐浴以礼佛端坐而逝,年57岁。

(2)王稚登曾向马湘兰求画,湘兰点头应允,当即挥手为他画了一幅她最拿手的一叶兰。这种一叶兰图,是马湘兰独创的一种画兰法,仅以一抹斜叶,托着一朵兰花,最能体现出兰花清幽空灵的气韵来。画上还题了一首七言绝句: 

一叶幽兰一箭花,孤单谁惜在天涯? 

自从写入银笺里,不怕风寒雨又斜。

诗中描写了兰花的幽寂无依,其实是马湘兰在倾诉自己的心曲,并以试探的口吻,隐约表达了以身相许的心意。

七绝·诗意韶华厌浊尘

——董小宛

诗意韶华厌浊尘,幽林远壑悦清音。

生于乱世逢知己,堪慰夭殃似玉人。

注:

(1)董小宛性好清静,每到幽林远壑,就眷恋不舍,因厌弃喧闹奢靡,独居苏州半塘达六年之久。

(2)董小宛与冒辟疆恋爱,嫁入冒门,与冒家上下相处极其和谐。闲暇时,小宛与辟疆常坐在画苑书房中,泼墨挥毫,赏花品茗,评论山水,鉴别金石。她特别善于把琐碎的日常生活过得浪漫美丽,饶有情致。

(3)清兵入关南下,冒家险遭涂毒,董小宛随夫一路南逃,身体十分虚弱,加上照顾辟疆连续几场大病,顷刻间垮了下来。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正月初二,在冒辟疆痛彻心扉的哀哭声中,小宛去世,年仅28岁。临终之时,她手中紧握着冒辟疆镌有“比翼”、“连理”四字的那对金钏。

七绝·风流女侠虽潇洒

——寇白门

静美清纯婚恋乖,短衣匹马返秦淮。

风流女侠虽潇洒,迟暮美人终可哀。

注:

(1)崇祯十五年(1642年),17岁的寇白门嫁声势显赫的功臣保国公朱国弼。朱国弼实际上是一个圆滑狡黠的官僚,数月后就将白门丢一边,依旧走马于章台柳巷之间。1645年清军南下。朱国弼降清入京,被清廷软禁。朱欲将连寇白门在内的歌姬婢女一起卖掉,白门对朱云:“若卖妾所得不过数百金……若使妾南归,一月之间当得万金以报公。”朱思忖后遂答允,寇白门短衣匹马带着婢女斗儿归返金陵。寇氏在旧院姊妹帮助下筹集了2万银子将朱国弼赎释。这时朱氏想重圆好梦,但被寇氏拒绝,她说:“当年你用银子赎我脱籍,如今我也用银子将你赎回”当可了结。

(2)寇白门返金陵,人称之女侠,她“筑园亭,结宾客,日与文人骚客相往还,酒酣耳热,或歌或哭,亦自叹美人之迟幕,嗟红豆之飘零”。最后流落乐籍病死。

 

七绝·秦淮八艳独奢华

——顾横波 

识尽飘零恋小家,秦淮八艳独奢华。

称臣俯首男儿事,一品夫人俏晚霞。 

注:秦淮八艳中,顾横波是地位最显赫的一位。崇祯十四年顾横波嫁龚鼎孳。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攻下京城,龚鼎孳与顾横波阖门投井,未死,被俘虏,受拷掠,接受直指使之职。五月降清,仕途亨通,后来做到了礼部尚书,顾横波也堂而皇之接受诰命,封为“一品夫人”。龚鼎孳在京城经常陪伴顾横波,遍游名胜古迹。一天,龚鼎孳为顾横波画了一幅春风满面的小像。顾横波在上面题了一首诗:“识尽飘零苦,而今始得家;灯蕊知妾喜,转看两头花。” 这首诗真切表露了她此时的心境。在政局风云变幻之中,龚鼎孳随波逐流,听天由命,谁坐天下,他都俯首称臣,仕途一直亨通。顾横波曾劝丈夫以死殉国,可龚鼎孳舍不得自己的前途和美满的家庭,她也就不多做干涉,小家庭的日子始终安安稳稳。康熙三年时,他们都已是年近百岁的人了,可兴致不减当年,盛夏时相携出游杭州,月夜泛舟西湖之上,卿卿我我,还胜似新婚夫妇。

 

七绝·应知一切只随缘

——卞玉京 

浮萍聚散几缠绵,乏力东风花暗残。

绣佛长斋严戒律,应知一切只随缘? 

注:卞玉京芳心所系是儒林中名重一时的吴梅村。崇祯十四年,在一次交谈酒酣时,卞玉京热情向吴梅村抛出了爱情的彩球。然而,梅村却没有勇气承接,只能“长叹凝睇”,“固若弗解者”。应当说,这一无言的结局并非出于梅村的轻慢,实由其“生平规言矩行,尺寸无所逾越”的性情使然。明灭亡后,吴梅村长期躲避战乱,无法与卞玉京再相见。顺治七年(1650年)秋,吴梅村在钱钱谦益的撮合下,约与卞玉京见面,但卞玉京姗姗而来,随即又托辞称旧疾骤发,请以异日造访。面对咫尺天涯、同样也有着难言之痛的卞玉京,吴梅村黯然神伤,挥笔写下了四首著名的《琴河感旧》诗篇。直到三个月后,一叶扁舟载着这对天涯沦落之人,前往他们初识之地横塘重聚。卞玉京一身道装,为梅村鼓琴,娓娓诉说南都崩溃之后明季贵族少女和秦淮佳丽们的悲惨遭遇。经历了这场“美的毁灭”的悲剧,镜花水月已经淡出了他们的情感世界,吴梅村长诗《听女道人卞玉京弹琴歌》中更多的是流淌着他们的故国之思、黍离之悲。自此,两人各自星散,再未谋面。两年后,清廷强行征召,吴梅村被迫就仕;而卞玉京历两度婚姻之后,长斋绣佛,刺舌血书《法华经》,又十余年之后凄然而逝。

蝶恋花·读《桃花扇》赋香君

绿柳依然飘两岸,十里秦淮,自古佳人怨。

离合悲欢难指算,胭脂故事春秋叹。

碎首淋漓奇女赞,孔话桑麻,演义谁如愿?

多少香君皆血溅,金陵遍地桃花扇。

七律·秦淮八艳之柳如是

兰缎儒衫双碧眸,纶巾束发美人幽。

青山妩媚渔村小,绿水琉璃西子柔。

巧燕娇嗔红豆馆,倩莺诗语绛云楼。

可怜长辫探花惜,三尺绫罗如是休。

注:钱氏聚柳后,为柳建“红豆馆”“绛云楼”

七律·秦淮八艳之董小宛

一代名厨玉面妆,心灵手巧布衣裳。

金莲舞后强欢笑,玉树歌余更杳茫。

难忘篱间桃剪菊,常思月下画眉郎。

秦淮水榭沧桑阅,唯有酥香是董糖。

清平乐·秦淮八艳之顾横波

依人小鸟,鬓发如云帽。

满面桃花纤手巧,常与香君男儿闹。

漾声灯影秦河,迷楼公子笙歌。

谁是风流第一,当然数我横波。

点降唇·秦淮八艳之马湘兰

别样幽姿,吐辞流盼秦淮处。

蝶蜂寻去,欲抱清香住。

弱柳扶风,谁惜孤单绪。

难迎娶,谷郎诗句,化作残红雨。

蝶恋花·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楼外兰舟孤桨处,小浪涟漪,惊起双栖鹭。

轻解罗衫寻梦去,恨风吹梦成千古。

江左梅郎相恋否?咫尺天涯,魂断横塘路。

莫羡佳人依水住,可知花艳莲心苦。

南乡子·秦淮八艳之寇白门

霜夜嫁阿哥,灯火秦淮十里河。

白妹浓妆藤轿彩,秋波,岩跌风流妙翠娥。

岁月戏人多,又落红尘献玉歌。

强作欢颜公子乐,求何?侠女柔情晓得么?

千秋岁·秦淮八艳之陈圆圆

俏娇桃杏,魂梦姑苏岭。

落雁貌,沉鱼景。

江南歌艺绝,尤物崇祯冷。

吴三桂,冲冠一怒红颜请。

雕阁琼浆酩,绣帐闻馨颈。

国破碎,何家静?

青灯吟古佛,沉艳莲花泾。

芳谁惜?奇缘多是随波影!

虞美人·赋秦淮八艳之余

秦淮十里笙歌景,八艳玲珑影。

云情寂寞等郎迟,月坠西楼花落子归啼。

无聊夜弄灯心草,心事谁知道。

欲将幽忆赋新词,万韵千牌难写梦中思。

 

本站部分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该企业负责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中国钢桶包装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付款方式 | 使用帮助 中国钢桶包装网 版权所有
中国包装联合会钢桶专业委员会 主办
mailto:winlyons@chinadrum.net
【陇ICP备05000400】